服务热线: 010-82736610-8887 健康界网站

在美国医院这台时光机里“死一次”,竟是许多人的愿望

健康界 2019-01-10
一项现实虚拟器的研发用来帮助临终关怀从业者能够更加感同身受的理解那些直面终点的患者的感受。

你的呼吸变得急促。

女儿坐在床头陪着你。

爱人温柔地对你说:

“亲爱的,安心去吧。”

你停止了呼吸。

家人在你额头留下最后一吻。

护工将被子拉上来盖住你的脸。

他们推着你的病床走出去。

妻儿跟在你身后与你诀别。

屏幕变暗。

你摘下VR眼镜,

推开门,走进金色的阳光里……

 

生命这个议题太过深刻,我们却一直没有停下探索的脚步。我们有一万个理由说出为什么而生,但却很少人想过因什么而死。

 

在美国缅因州有这么一个“死亡实验室”,可以让人们在死之前对死亡有一定的认识,或者在生前有不一样的思考。

 

一款现实虚拟器由加州Embodied Labs公司开发。目前,现实虚拟器已在一些医学校、收容所和高级护理中心投入使用,包括缅因州新英格兰大学骨科医学院和附近的临终关怀医院。

 

这种“死亡体验器”最初是为了帮助医学生、护士以及其他临终关怀工作者感受死亡,了解那些即将面对人生终点的患者,感同身受地去理解他们面临的一切。

“克莱老爷子”视角

图片来自NPR

 

“一开始,我对这种虚拟器的效果是持怀疑态度的。但是,我一戴上它立马就能体验到那种真实的感受。这种虚拟器不仅仅可以用来教学,还可以帮助人们更好地理解生命的终点。”缅因州临终关怀医院首席执行官达里尔卡迪表示。

 

通过这种现实虚拟器,人们可以体会到黑人、色盲、老年人等特定群体的直观感受。研究人员发现,这让参与者更具同理心。

 

目前,联合国已经制作了20几部虚拟现实的电影,其中有一部影片让人印象深刻,从一位12岁叙利亚小难民的视角讲述了漂泊异乡的故事,还有一部影片第一视角是一名利比里亚女孩,她的全家都死于埃博拉病毒。

 

2018年12月,斯坦福大学的虚拟人体交互实验室做了一个实验,目的是研究虚拟现实与同理心之间的联系。他们把被试者分成两组,给一组被试者戴上VR眼镜,让他们以第一视角感受无家可归流浪者的经历;让另一组人阅读了流浪汉的故事,让他们想象自己就是流浪汉。结果发现,第一组人更倾向于签署支持经济适用房的请愿书。

 

Embodied Labs是最早让观众“体验死亡”的公司之一。还有一些公司将这种技术运用在临终患者身上。

 

浪漫时光机  

 

医生和临终关怀者为患者配备了耳机,让他们能够在病榻上完成最后的心愿,平静地离开。

 

在伦敦的皇家三位一体临终关怀中心,一位老人戴上模拟器后老泪纵横。阔别故乡数十载,她终于又“回到了”魂牵梦绕的故乡耶路撒冷。

 

一个姑娘临终前和她的丈夫“重游”浪漫的故地威尼斯,那是当年他们一吻定情的地方。

图片来自图虫创意

 

103岁的弗吉尼亚已经是第6次使用这种模拟器了,腿脚不灵便的她坐上这台“时光机”,穿越回到了年轻模样。此刻,21岁的自己正和闺蜜躺在夏威夷海滩上。日落时分,和风吹拂,闪闪发光的波浪、巨大的棕榈树、好友们的欢声笑语,全都隐没在无边无际的海景里。

 

图片来自NPR

 

三个视角的创建

 

凯丽·肖恩(Carrie Shaw)19岁时,她母亲被诊断患有早发性阿尔茨海默病。因为脑萎缩而导致左眼失明,母亲每次只吃她盘子右侧的食物,于是肖恩就用胶带遮住护目镜的一边,希望能亲身体会母亲的感受。

 

后来肖恩拿到了生物医学可视化硕士学位。为了让虚拟现实技术更好地帮助医疗护理从业者体会患者的感受,她于2016年创立了Embodied Labs公司。

 

该公司第一个虚拟现实器模拟的主人公是一位名叫“阿尔弗雷德”的74岁老爷爷。观众戴上VR,通过模糊的视线和嗡嗡的耳鸣可以体验到老爷爷视听感官渐渐丧失的绝望。

 

后来,肖恩和小伙伴们又创造了第二个VR故事——一位患有阿尔茨海默症的中年女性的视角。这个故事的原型就是她的母亲。他们最新的模拟VR 讲述的就是“克莱老爷子”的临终故事。

 

“临终关怀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但了解临终关怀是一件非常有必要的事。年轻一代都喜欢虚拟现实的游戏,如果他们愿意花30分钟用一下虚拟器,他们就会变得更加有同理心。世界就会因此改变。”缅因州南部临终关怀医院的卡迪说。

 

新英格兰大学二年级医学生维多利亚·努古伊恩(Victoria Nguyen)选修了老年病学课程,她在缅因州斯卡伯勒的临终关怀中心体验到了“克莱老爷子”的临终感受。

 

努古伊恩表示:“这项技术非常有助于我们理解患者。能够体验虚拟现实,让我们了解他们正在遭遇的一切,以及随之而来的挫败感。”

 

骨科医学院老年教育和研究主任玛丽琳恩·古格鲁奇(Marilyn Gugliucci)表示,南缅因州新建的“死亡实验室”将于2020年开放,为想要体验死亡的人提供模拟实验室:

“人必有一死,但显然很多人并没有为死亡做好准备。我们正在努力让更多的人思考他们到底想要什么。这个实验室的作用就体现在这里。此外,很多人成为了医生后,往往会忘记初心,失去对患者的同情心和耐心。我们一定要唤起他们的同情心。”

 

然而,并不是人人都觉得现实虚拟器有用。对于构建残障人士的模拟场景,研究人员需要非常小心谨慎,以免造成偏见。

 

例如,VR模拟可以为观看者提供一种类似“失明”的体验,但这并不等同于观看者能够体会一个已适应失明生活的人的经历。

 

耶鲁大学心理学家保罗·布鲁姆(Paul Bloom)直言不讳地抨击了这种用于创造同理心的虚拟器。他认为这种共情有可能被心怀不轨者利用来制造舆论,模拟器可以让人们同情叙利亚难民,同时也可能让人们去同情因叙利亚难民而丢了饭碗的人。

 

关于这项技术,还需要更多的研究和探索。

 

参考资料:

1. Virtual Reality Helps Hospice Workers See Life And Death Through A Patient's Eyes. NPR.

2. Virtual Reality Aimed At The Elderly Finds New Fa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