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010-82736610-8887 健康界网站

只有医生知道:6招和“过劳”说拜拜!美国顶级医院力荐

健康界 2019-01-03
面对过劳和抑郁,很多医生解压的三宝仍然是:酗酒、断社交、吃垃圾食品。今天,6大顶级医疗机构要给各位推荐6种预防过劳的方法。

社交媒体上经常出现这样的画面:医生连续手术后躺在手术室地板上休息,医生边打点滴边给患者治病,还有为了坚持下长时间的手术而喝葡萄糖补充能量……这背后是一个世界性难题:医生过劳。

 

据悉,美国有一半的医生都出现过至少一种过劳症状。2018年,美国医学协会(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AMA)就29个专业背景的15000名医生进行的一项关于过劳及抑郁的问卷调查显示,受访者中42%的医生有过劳现象(去年为51%),15%表示有压力。

 

调查显示:急救护理及神经科医生压力及过劳排名并列第一,过劳医生占比48%;紧随其后的是家庭医生(47%)、妇产科医生(46%)、内科医生(46%)和急诊医生(45%);整形外科医生压力最低,占23%,其次分别为皮肤科医生(32%)、病理学医生(32%)、眼科医生(33%)和骨科医生(34%)。

 

比过劳更严重的是,过劳同时伴随抑郁。Medscape发布的《2018美国医生过劳及抑郁报告》显示,参加调查的美国医生中,14%同时承受着过劳和抑郁的折磨。其另一项关于医生生活方式及幸福指数的调查显示,变态反应科医生最幸福,心脏病医生幸福感远远滞后。

 

关于过劳原因,一半以上医生表示“公务繁杂”为罪魁祸首,其他人认为主要原因还包括:工作时间过长、缺乏尊重、电脑操作时间长、调休时间不足等。

 

如何减少过劳压力?31%的受访者认为需要更弹性的工作时间,其他方法包括:政府政策限制少一点、患者尊重多一点、同事关系好一点、教育及职业提升机会多一点以及配偶再支持一点。

 

为缓解过劳压力,50%的医生选择运动,46%表示要常和亲朋好友聊天,42%表示要睡个好觉。而事实是,很多医生的解压三宝仍然是:酗酒、断社交、吃垃圾食品。

 

过劳趋势日渐严重,越来越多的医疗机构也正在寻求提升医生幸福感的良方。AMA就打造 了STEPS Forward平台,提供公开资源,为医生及医务人员缓解过劳压力。为预防及控制医生过劳现象,6大知名医疗机构各也各出奇招,为医生打造健康的工作环境。

 

Mayo Clinic:小组聚会

 

美国顶级医疗机构Mayo Clinic研究过劳及医生岗位高流动率之间的关系时发现:召开咖啡讨论会可缓解过劳压力。

 

Mayo Clinic发现,组织医生在餐馆、咖啡店或房间内聚会,讨论工作和私人话题可大幅减少过劳及社交孤立现象,提升医生幸福感及工作满意度。

 

Mayo Clinic医生幸福项目负责人科林·韦斯特(Colin West)博士表示:“同僚间的相互支持可帮助缓解压力,找到工作的意义。这样的小组聚会旨在鼓励医生通过合力对抗压力、分享经验、增强联系、相互扶持、共同寻找工作的意义,降低过劳及压力,提升幸福指数。”

 

截至2018年1月,已有1800名医生参加小组聚会,占其所有员工的5%。

 

 

斯坦福医学院:建立“时间银行”:

 

“时间银行”已成功在斯坦福医学院急诊部门实施。通过“时间银行”,医生可以通过提供文稿编辑、基金申请文书撰写、演示文稿设计支持、实验室管理或演讲培训等学术支持活动购买时间、获得积分,这些积分可“兑换”如洗衣、做饭、打扫等免费家政服务,也可以在同事之间以临时替班的形式互相置换。

 

经两年研究发现,自从建了“时间银行”,医生生活品质提高了,因过劳压力而带来的人才损失也最大程度降低了。这还在无意中促进了同事之间互相帮助,团队粘合度及团结精神大大提升。

 

凯利里昂诊所(Carilion Clinic):解决医生过劳的七大创新方法:

 

其中包括:

 

  1. 建立幸福感提升中央委员会,集中各科室力量解决问题并同时鼓励各科室解决团队内面临的最紧要的问题;

  2. 表彰各类缓解过劳的成功案例并以简报形式发送给所有员工;

  3. 照顾每个医疗服务团队的成员;

  4. 加强各科室团队间的沟通及分享;

  5. 雇佣行政经理提供缓解过劳压力的行政及管理支持;

  6. 认识到不良事件对医生及其团队的影响;

  7. 坚持定期过劳调查、不断改进并实现精细化管理。

 

耶鲁医学院(Yale School of Medicine):简化登陆流程及语音识别系统,减少电脑操作疲劳:

 

耶鲁医学院采用工卡一次性登陆系统,减少一天内医生需要反复输入医生用户名及密码等电脑操作,在该系统下,每位医生每天节省约6~20分钟。此外,耶鲁医学院还采用了一套直接连接电子健康病历(EHR)的语音识别系统,节省了医生一半的时间。

 

在使用语音识别软件的30%~40%医生中,平均每周新增100名医生用户。医生们对该软件反馈良好,因为该语音识别技术不仅比传统方式快了3倍,还提升了医生工作质量。

 

该语音识别技术可在患者就诊期间使用,实时语音记录可让患者了解医生记录情况并给出及时反馈,患者对这波操作表示更安心。

 

耶鲁医学院还率先使用了由50名医生组成的虚拟抄写团队,语音系统及虚拟抄写员可以节省医生在工作之余的晚上及周末操作电脑的时间。其他举措包括医生及患者沟通培训、恢复力提升课程、医疗项目支持、预警课程及工作坊等。

 

犹他大学医院(University of Utah Health):多方位评估缓解过劳:

 

该评估主要考虑因素包括:

 

  1. 直接护理患者时长;

  2. 4小时轮班内平均诊疗患者数量;

  3. 同僚、患者、家庭及直属上司的支持和认可程度;

  4. 行医过程中的三大不满;

  5. 医疗助理及护士医护支持程度;

  6. 平均日常出勤。

 

在犹他大学医院,每个科室需推选一位以上的幸福感提升官,负责开发幸福感提升相关的项目,例如关注个人幸福感及恢复力,推进团队合作模式、门诊量、电子健康病历使用及弹性工作等

 

每季度,各科室幸福感提升官将与犹他大学医院恢复力中心主任单独见面,探讨提升幸福感的方法。恢复力中心整合医院现有的幸福感提升项目,形成协作合力,同时通过鼓励创新帮助医生提升自我恢复能力,集中力量将影响最大化。

 

克利夫兰医学中心(Cleveland Clinic):以团队为基础的医疗模式。

 

2010年,克利夫兰开始实施以团队为基础的医疗模式,该模式首先在初级护理进行试点,随后引入至其他专科。

 

推广该模式的先锋人物、家庭医生凯文·霍普金(Kevin Hopkins )博士表示:以团队为基础的医疗模式让他感觉突然卸下了十年来的重担,成为了一个更好的医生,能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因为他可以将任务分摊给其他医生,而不是一肩扛。

 

 

起初,以团队为基础的医疗模式也面临重重障碍,比如患者抗拒、同僚间缺乏理解、经济效益降低。

 

这些困难已逐一解决。医生团队会告诉患者:所有医生都关心他们的健康,组团是为了带来更好的治疗服务;他们会告诉初级护理医生:工作最大的快乐及满足感来自维护良好的医护关系以及关注患者健康。而这种医生组团医疗模式正通过降低医生过劳率,提升医疗质量,为克利夫兰带来了更大的经济效益。

 

谢笑笑(编译)

图片来源于图虫创意

参考资料:

AMA: 9 major institutions create healthier environment for physicians

AMA: Physician burnout: It’s not you, it’s your medical special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