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010-82736610-8887 健康界网站

爱帮助克服罕见的侵略性血癌淋巴瘤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 2018-12-24
21 岁时,Eddie Harley 没想到自己会得淋巴瘤。不过,强化化疗和家人的爱帮助他获得了缓解。

2017年3月,Edward Harley和Cassandra Hensley飞回家,与家人共同庆祝他们的订婚。这对年轻夫妇感到非常幸福。

 

当Harley的母亲Victoria Edwards拥抱儿子时,她立即意识到出了问题。“他瘦了很多”,她说,“我感觉像是在拥抱骨头。”

 

Harley在佛罗里达读大学期间一直有胃部问题。“我的胃一直隐隐作痛”,他说,“我以为这只是因为过多的快餐和典型的大学生活。”

 

回到家后,21岁的Harley病情持续加重,很快就去了英格尔斯纪念医院的急诊室。


经过一系列的腹部扫描和活检,Harley被诊断出患有伯基特淋巴瘤,这是一种罕见的高侵袭性血癌。

“癌症在我们最快乐的时刻袭击了我们”,Hensley谈到。

 

伯基特淋巴瘤是一种非霍奇金淋巴瘤(NHL),起源于人体免疫系统的B细胞。如果不对快速增长的肿瘤进行治疗,可能会致命,不过强化化疗可以带来长期生存。

 

英格尔斯的医疗人员、肿瘤学家Kimberly Kruczek向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淋巴瘤专家、医学博士Kenneth Cohen进行了咨询。英格尔斯和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近期进行合并,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旨在将便捷、高质量的社区医疗保健与世界一流的学术医学相结合。

 

考虑到Harley病情的罕见性和复杂性,Kruczek和Cohen建议将他转诊到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

 

那天晚上,Harley被救护车带走了。Cohen解释说,治疗需要住院化疗,最初的目的是缩小肿瘤,直至最后治愈淋巴瘤。

 

“治疗伯基特淋巴瘤会有严重的副作用”,Cohen谈到,“但对于年轻且能够耐受强化治疗的患者,大多数是可以治愈癌症的。不过,患者和他们的家人仍然存在很多担忧、焦虑和不确定性。“

 

Harley在接受化疗的过程中经历了许多起伏,有时甚至感觉命悬一线。他试图把注意力集中在积极的方面。

 

“Cassandra和我的家人每一步都和我在一起”,Harley说,“如果没有大家作为我的支持系统,我不确定是否会成功。虽然这对我来说很难,但我认为对他们而言更不公平。“

 

他把Hensley称为他的岩石。“Cassandra想确保我的生命不会结束”,他说,“她真实地向我展示了她是一个多么坚强的人。” 

 

反过来,Hensley很钦佩未婚夫的坚强。“这一切是如此令人难以置信的痛苦”,她说,“他做一些看似悲惨的事情,却让自己成为了一个更好的人。”

 

现在,Harley得到缓解已经一年多。 他回到学校,正在攻读计算机科学学位。他和Hensley计划明年在墨西哥举行婚礼。曾支持过他们的50人将全部到场。

 

哈利说:“癌症带来的混乱并不能阻止我去笑、去爱以及去热爱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