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010-82736610-8887 健康界网站

Mayo Clinic保洁员:我们给患者的不仅是一间整洁的房间

健康界 2018-12-17
“很多人认为我们的工作只是清洁而已。有些人没有意识到我们真正关心的是什么。”

在Mayo Clinic的患者故事里,有一个群体频繁出现——保洁人员。

 

这些患者写道,在他们最难熬的日子里,保洁人员如何向他们传递鼓舞人心的话语和暖心的微笑,并且真诚地为生病的孩子祈祷。所有的一切,都超过了他们的本职工作——保持病房和公共空间一尘不染。

 

 

“很多人认为我们的工作只是清洁而已。有些人没有意识到我们真正关心的是什么。”Mayo Clinic环境服务(Environment Services)主管科瑞·基恩(Corey Keene)说:“我们的员工必须有生产力,但他们也懂得在生产力与同理心之间掌握平衡。”

 

如何将同理心融入工作,来听听这几位保洁人员怎么说:

 

1. 达纳·沃克

达纳·沃克(Dana Walker)与患者沟通的方式很简单直接,“我和患者交谈,试着和他们产生情感上的共鸣。”尽管听起来很简单,但并不总是那么容易。“每个人都不一样,每个房间都不一样。而且每个人每天都不一样。他们可能收到了好消息,也可能会收到坏消息。”

 

这意味着沃克和其他保洁人员必须成为体会房间气氛的专家。“你可以感受病房的气氛,”他说,“分辨人们是悲伤的还是快乐的,或者只是想让你出去。”

 

沃克努力寻找与患者的共同点,他发现动物是个话题切入口。“许多患者在房间里摆放有狗的照片,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突破口。我会问,‘这些动物是谁的?’他们会告诉我他们有多想念自己的狗,我会给他们看我的狗的照片,从而打破抽血的单调,把他们的注意力从负面情绪中抽离出来。”

 

2. 维基·斯坦伯格

把所有孩子养育成人后,维基·斯坦伯格(Vicky Stenberg)很忧郁,每天都很沮丧。她在梅奥做护士的女儿建议她申请保洁员的工作:“妈妈,你总是喜欢打扫卫生,而且真的很擅长。”

 

那已经是18年前的事了,斯坦伯格说,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有感到忧郁。“找到这份工作对我来说是人生的转变,它给了我一些值得我每天奔波的东西。”

 

斯坦伯格在打扫卫生的同时,也在寻找让患者感到舒适的方法。她会提供温暖的毯子或帮助患者在电视上找点东西看。她还密切关注潜在的安全隐患,并给探访者指路。斯坦伯格认为这些都是她人生目标的一部分。

 

“我们都在这里以某种方式服务于他人,”她说,“我是来帮助人们的。我觉得这就是属于我的位置。”

 

3. 卡达·杜达科维奇

当人们得知卡达·杜达科维奇(Kada Dudakovic)在儿童重症监护病房工作时,他们经常会有同样的问题:你是如何做到的?

 

杜达科维奇说:“被人一定认为这很可悲。”她会为患者和他们的家人感到心痛,也会和他们一起分享快乐。“人们体会不到孩子们恢复健康时,你看到他们笑着说话的那份喜悦。”

 

杜达科维奇不断尝试不同的方法让患者微笑,最近的一次成功得益于拖把和水桶。“有一个孩子身体很难受,我把拖把举起来,给她看水滴,她就不哭了。”

 

她在工作时也会把患者的家人放在心上。“如果患者一家正在睡觉,我会把垃圾桶带到外面去清空,这样我就不会吵醒他们。” 杜达科维奇说:“患者们在医院里并不容易,我只是试着把自己放在他们的位置上。”

 

基恩说:“杜达科维奇与患者及其家人的联系是大多数人都无法做到的,她能和患者灵活相处。如果他们今天过得很艰难,她就后退一步。如果他们今天过得很好,她就和他们一起开心。”

 

她对我们说:“走进患者的房间,看到他们的微笑对我来说意义重大。我为在Mayo Clinic工作而感到自豪。我爱我的工作。”

 

原文来源:Mayo Clinic官网

原文标题:Housekeeping Staff Provide Patients With More Than a Clean Ro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