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010-82736610-8887 健康界网站

返校后再无癫痫发作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 2020-01-15
Lee 在神经血管技术领域拥有丰富的经验,曾先后完成了 60余例类似手术,并且取得出色的成果。

 

神经医疗团队帮助赛车爱好者在中风后重掌方向盘

 

67 岁的 Jim Cox从14岁时开始接触赛车,曾拥有、打造并驾驶过多辆最新型号的赛车。作为美国陆军一名年轻的直升机试飞员,他经常在基地和附近的赛车场驱车飞驰。甚至在与癌症搏斗并经历三组心脏搭桥手术之后,他依然能重掌方向盘。这名来自印第安纳州戴尔镇的赛车爱好者准备在退休后将更多的时间花在这一业余爱好上。然而,他于三年前不幸中风,导致复视(重影)、口齿不清和平衡困难等问题反复出现。

 

“Cox的中风使小脑受到了影响,导致大脑后面的一根动脉完全堵塞,另一根动脉缩窄了 90%。”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 (University of Chicago Medicine)脑血管疾病专家兼神经病学家、医学博士 James R. Brorson如是说道,“由于中风,他无法进行正常活动,而且还面临再次中风的巨大风险,而这可能导致永久损伤或死亡。”

 

保守疗法

 

Brorson 首先使用血液稀释剂和药物对 Cox进行治疗,以控制血压及降低胆固醇。“从药物治疗开始是治疗颅内动脉狭窄的保守疗法”,Brorson 指出。但是,缩窄的血管严重堵塞,使得 Cox的大脑得不到足够的血液供给。是时候考虑其他方案了。

 

这时,介入神经放射科医生、医学博士 Seon-Kyu Lee加入了 Cox的医疗团队。 

 

用于治疗脑动脉缩窄的神经介入技术有两种。一种是使用球囊扩张动脉(称为球囊血管成形术),另一种是在球囊膨胀后在动脉中置入金属网血管支架或支管。

 

“球囊血管成形术本身具有更高的血管缩窄复发率,但手术相关风险较低,”Lee 表示,“在球囊膨胀后置入支架具有较低的血管缩窄复发率,但出现手术相关并发症的风险较高。”他建议首先尝试风险较低的手术。

 

Lee 小心翼翼地精确地插入一根细小的导管(比一条意大利天使面还细),这根导管通过 Cox腹股沟中的动脉,直达大脑中缩窄的动脉。由于血管成形术具有使动脉中纤薄的血管壁破裂的可能性,Lee 一开始使用最小的球囊(1.5 毫米),逐渐使球囊的大小增至 3毫米,以便扩张血管和改善血流。

 

在 2012年 2月份的手术后,Cox 的病情有所改善。一开始,间歇眩晕和视力问题停止了。但随着时间推移,问题再次出现,症状开始恶化。“我开始两眼发黑”,Cox回忆道。他将他的视力描述为类似“破碎镜片中的银丝”。

 

在对 Cox进行多次检查之后,Brorson 继续采取积极的药物治疗。“但是,支离破碎的视力和其他问题经常发生,”Brorson 说道,“药物治疗显然不起作用了。”

 

切开动脉,降低风险

 

随后,Lee 和 Brorson考虑采用支架置入术。在作出继续进行手术的最终决定之前,两位搭档在每周举行一次的神经血管会议上介绍了 Cox的病例。这个会议汇聚了神经外科、神经内科、神经放射和神经重症监护领域的众多专家。

 

这支由跨学科专家组成的团队讨论了最近完成的一项临床研究试验,这一试验对置入颅内支架以预防中风进行了研究考查。研究得出的结论是,采取积极药物治疗的患者表现好于采用血管成形术和支架置入术的患者。然而,与会专家们认识到Cox 的情况是一个例外,他的病情很严重,支架置入术是仅剩的选择方案。Lee 在神经血管技术领域拥有丰富的经验,曾先后完成了 60余例类似手术,并且取得出色的成果。

 

在2013 年 4月Cox的手术中,Lee 首先置入 1.5毫米球囊,并逐渐扩大到更大的球囊,从而逐渐扩展血管壁。在插入 4.0毫米球囊之后,Cox 的动脉张开至 90%,Lee 将血管支架放置到位。

 

到 Cox出院时,他的症状都消失了。“手术的最终结果表明Cox现在血流正常,流向大脑的血液比手术前多了大约五至六倍。”Lee 说。他再次出现动脉缩窄的风险只有 10%至 15%。

 

“他们做得非常出色”

 

Brorson 将继续监测 Cox的情况,精心调整药物以控制他的血压和胆固醇水平。“尽管我们没有更多来自患者的证据,但我们预计并希望他将持续好转。”Brorson 表示。

 

医生建议 Cox放松身心,不要操之过急,但很快他就感觉非常良好,足以重返赛车场了。Cox 表示,他对 Brorson和 Lee的治疗和护理极为满意。“他们做得非常出色,”他说,“他们让我重获新生,我很感激他们。”

本文为该机构原创,版权归属于原机构。如需转载请及时联系(邮箱:chensimiao@hmkx.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