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010-82736610-8887 健康界网站

“空降”儿科主任 如何“征服”纽约地区排名第一的儿童医院

纽约-长老会医院 2019-12-18
“三观”、理念上的一致让他很快融入了这家当地排名第一的医院。

 

之所以选择纽约长老会医院(New-York Presbyterian Hospital)是因为,它是少数同时登上两份(成人和儿童)榜单的医院。

 

“美国最佳儿童医院”和“美国最佳医院”分别评估儿童和成人各专科的发展水平,而纽约长老会医院不仅在“2019-2020年度美国最佳医院排行榜”中从去年排名第十上升至第五位,还在“2019-2020美国最佳儿童医院排行榜”中被评为纽约NO.1。

 

实际上,包揽两个榜单纽约地区NO.1的纽约长老会医院并不只是一家医院,而是由7个医院/院区组成的医疗系统。其中纽约长老会/摩根士丹利儿童医院(New York-Presbyterian Morgan Stanley Children’s Hospital)和纽约长老会/克曼斯基儿童医院(NewYork-Presbyterian Komansky Children’s Hospital)主要提供儿童医疗服务,分别附属于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Columbia University College of Physicians and Surgeons)和威尔·康奈尔大学医学院(Weill Cornell Medicine)。

 

日前,摩根士丹利儿童医院儿科主任、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儿科系主任Dr. Jordan Scott Orange接受健康界采访,讲述了“第一”背后的“秘密”。

 

团队:综合团队成就优秀医院

 

毕业于布朗大学,在费城儿童医院接受住院医师培训,到波士顿儿童医院进修,又在德州儿童医院工作6年……Jordan Orange的足迹遍布全美最佳儿童医院。即便如此,2018年6月来摩根士丹利儿童医院和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工作时,Jordan Orange既有兴奋,也感受到了挑战。

 

“摩根士丹利儿童医院所在的纽约长老会医疗系统已有百年历史,是最好的儿童医院之一,这里有优秀的医生和出色的研究项目。”据Jordan Orange介绍,包括实习医生、住院医师、儿科医生、实验室研究员、护士和行政人员等在内,摩根士丹利儿童医院整个团队1600多人。

 

 

Jordan Orange及其部分团队成员

 

这1600多人分布在先天性心脏病中心、囊性纤维化中心、脂肪肝疾病诊所等22个亚专科(中心),每个亚专科(中心)有专门的负责人。“各个中心的负责人组成整个领导团队,为患者提供综合服务,”Jordan强调,“综合医疗服务是儿科所必须的。”

 

让这个团队更具优势的是,大多数医生和Jordan一样,同时在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工作,从而可以将临床和医学研究、教育相结合。

 

值得一提的是,纽约长老会医院是美国唯一一家同时附属于两所医学院的医院: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和威尔康奈尔医学院,旗下7家医院都是这两家医学院的附属医院。两家医学院和6家“姊妹医院”让摩根士丹利儿童医院有更多资源可以利用,例如儿科医学教育、诊疗合作、学术研究等。“与这些机构并肩作战,让摩根士丹利儿童医院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以先天性心脏病中心为例,该中心每年做1200多次诊断和介入性心导管检查,700多次心脏手术。而标准的多学科诊疗和介入导管手术可以让先天性心脏缺陷的儿童不需要进行心脏直视手术,只需要住院治疗一天即可出院。2019年7月初,摩根士丹利儿童医院还被美国外科医师学会(ACS)儿童外科手术验证委员会(American College of Surgeons’ Children’s Surgery Verification Committee)认定为美国一级儿童外科中心。

 

此外,整个医疗系统之间的紧密合作也保证了治疗的连续性。以儿童器官移植为例,成功移植器官的儿童可以长期在医院接受护理,在长大成人后,儿童医院的医生会与纽约长老会医院的成人肾脏专家合作,如果患者有任何问题,仍可以迎刃而解。

 

创新:每天都要前进一点

 

让Jordan Orange感到兴奋的是摩根士丹利儿童医院的创新,这一点和他此前多年的工作重心完全一致。

 

专注于儿童免疫缺陷研究的Jordan Orange告诉健康界,自己刚开始进入该领域的时候,能够确定名字的疾病并不多,到现在已经有超过400个能确定名字的儿童免疫性疾病。其中Jordan Orange通过研究定义了一类新疾病——自然杀伤细胞缺陷(natural killer cell deficiencies)。人体自身在抵御感染、病原体和癌细胞时若出有缺陷,就会出现这种疾病,让人体无法有效还击。Jordan Orange不仅发现了这种免疫缺陷,还找出了这类疾病的关键,来改善诊断和治疗。Jordan Orange其他发现还包括COPA、PGM3-SCID、MTHFDI-SCID等疾病及其背后的生物学原理。

 

在对“原创”的追求上,Jordan Orange和摩根士丹利儿童医院可谓“三观一致”。“创新、创造一直是摩根士丹利儿童医院的传统,保持着很多‘第一’,例如世界上第一家顺利完成儿童心脏移植,美国第一家为癌症儿童提供自我疗法(self therapy)。美国FDA批准的第一个治疗脊髓性肌肉萎缩症的药物也是在摩根士丹利儿童医院研发的。”

 

公开数据显示,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资助的摩根斯丹利儿童医院研发项目的数量在全美排名第12,科研范围涵盖多种疾病和治疗方法的探索,如基因诊断、新疾病的遗传学探究、疾病的免疫基础以及传染病的新疗法等。

 

在创新这一点上,Jordan Orange和新同事的合作很顺畅,因为大家有统一理念:“每天都要前进一点”。

 

使命:永不放弃任何一个患者

 

推动Jordan Orange不断创新的动力之一是他所面对的一个个小患者。

 

在从医早期,Jordan Orange遇到了一个棘手的小患者。“这个小男孩的疾病在当时比较新奇,而且病情严重,有死亡风险。” Jordan Orange和团队研究后发现,治疗这种免疫疾病最好的方法是移植。但遗憾的是,当时库里没有成功的配体,也没有捐献者,最后他的父母决定再生一个孩子来解决配体的问题。

 

“经过胚胎植入前遗传学诊断(Preimplantation Genetic Diagnosis, PGD),确保最后生下来的小女孩没有任何疾病,而且和她哥哥配对成功。”手术成功后,小男孩的父母送给了Jordan Orange一个特殊礼物:小男孩的“脸”(模型)。直到现在他们还保持联系,Jordan Orange 告诉健康界,“当时获救的小男孩现在已经上了大学,妹妹也在准备上大学。”

 

 

拿着小男孩脸模型的Jordan Orange

 

这个特殊的礼物一直跟着Jordan Orange,“这是我每天早上起床的动力,激励我去创新,为每一个患者发现新疗法。”这一经历对Jordan Orange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即使患者已经没有什么希望了,我们也会极力想尽一切办法进行救治,不放弃任何一个患者。”

 

不放弃任何一个患者,也是摩根士丹利儿童医院的使命之一。这种使命感带来的是良好的临床结果。在全美儿童医院临床结果排名中,摩根士丹利儿童医院排在前十位。

 

在提升患者体验方面,他们也有自己的“绝招”。

 

摩根士丹利儿童医院有个特殊的项目——儿童生活项目,目的是减轻儿童患者对医院的恐惧,给他们安全感,为儿童提供情感和心理护理。

 

为落实儿童生活项目,摩根士丹利儿童医院设置了儿童生活中心,由认证的儿童生活专家随时为有需要的儿童患者提供指导。例如为解决儿童对手术的恐惧及压力,儿童生活专家会在术前采用包括但不限于治疗性游戏、有助于减少恐惧的教育、疼痛管理等手段和方法。儿童患者在住院期间都可以使用儿童生活中心,在里面看书或玩玩具。

 

Jordan Orange表示,未来还会有很多提升患者体验的设施。“人才队伍也会扩大,手术室和住院楼也在扩建……”理念上的一致让“空降兵”Jordan Orange很快融入了医院。未来,他和摩根士丹利儿童医院的故事还很长……

本文为该机构原创,版权归属于原机构。如需转载请及时联系(邮箱:chensimiao@hmkx.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