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010-82736610-8887 健康界网站

UPMC详解偏头痛预防性创新疗法

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 2019-07-08
偏头痛患者的福音

2018年春,美国药物及食品监督管理局(the United State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批准了首个预防偏头痛的单克隆抗体疗法,此后该疗法在临床得到广泛应用。这些药物为偏头痛提供了专门的预防性治疗,是偏头痛治疗史上的里程碑。

 

偏头痛是一种神经性疾病,给患者生活带来极大影响。慢性偏头痛患者每月至少饱受病痛折磨15天。一年约18%的女性患者、16%的男性患者伴有恶心、呕吐、光声敏感等症状。

 

 

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UPMC)头痛科主任兼神经学学院副教授Robert Kaniecki拥有27年偏头痛领域专业治疗经验。他见证了偏头痛治疗领域的两项重大突破。第一项为1992年曲坦类(如舒马曲坦)药物的引入,这为急性偏头痛提供了革新性疗法。2017年,25年后偏头痛治疗领域再次取得关键性进展。由于抗体疗法(以降血钙素基因相关肽及其受体为靶标)在2018年5月的引入,Kaniecki医生及其同事如今终于研制出专门预防偏头痛的特效药。

 

Robert Kaniecki

UPMC头痛科主任兼神经学副教授

 

在身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保持规律的生活方式(如早睡早起、饮食均衡、规律饮水、定期运动等)可有效改善一些患者的偏头痛症状,且对患者无危害。避免摄入尼古丁、咖啡因及其他食品添加剂等易诱发疾病的食物也对缓解病情有所帮助。如果改变生活方式仍然不能有效缓解症状,且每月超过5天感觉不适,那就需要就医了。

 

标准医学疗法并非专治偏头痛。降压药、抗癫痫药物、抗抑郁药物、肉毒杆菌都在接受滴定法测试,以检验是否能减少偏头痛的发作频率或缓解病状。这些药物有副作用,可能导致增重、失忆、性功能障碍、疲劳,患者和医生必须平衡好这种疗法持续的疗愈作用和其副作用。此外,一些患者由于并发症而无法接受标准医学疗法和药物干预,特别是心血管疾病。

 

2018年5月末,4种药物引入市场。这些药物专门用于防治偏头痛,副作用更小,用药禁忌症也少很多。

 

Erenumab-aooe (Aimovig™)、 fremanezumabvfrm (Ajovy™)、galcanezumab-gnlm (Emgality™)和eptinezumab是四种专门预防偏头痛的药物,以单克隆抗体为标志、以降钙素基因相关肽为靶标。降钙素基因相关肽是一种神经递质,能创造出神经发炎的状态,是一种强力血管舒张剂。降钙素基因肽神经通路十几年来一直是偏头痛疗法的靶标,但其受体拮抗体有强烈地肝脏毒性。而肝脏不能代谢单细胞克隆抗体,因而不会导致肝脏中毒。此外,对心脏、肾脏及其他器官也没有伤害。Erenumab专门针对降钙素基因相关肽受体,其他3类抗体以降钙素基因相关肽配基为靶标。

 

Erenumab、fremanezumab、galcanezumab目前均得到美国药监总局批准,并已上市。这些药物每月皮下注射一次或每隔三个月注射一次。Eptinezumab用药方式为静脉注射,将于2020年走向市场。

 

 

在第三个临床实验阶段,也是非常关键的阶段,erenumab、fremanezumab、 galcanezumab和eptinezumab使慢性偏头痛患者(发作时间每月超过15天)和发作性偏头痛患者(发作时间每月低于15天)的发作天数逐月减少。

 

较之服用安慰剂的慢性偏头痛患者,服用单抗药物的慢性偏头痛患者每月发作天数平均减少两天。抗体减少了急性偏头痛患者用来缓减症状的曲坦类药物摄入量,患者汇报的测试结果也更好,如头痛影响力测试和偏头痛障碍评估。注射后7~14天可见效,药效快。参与治疗的患者以及安慰剂服用群体所述的副作用相同,心脑血管方面均未受到影响。最大的副作用为疼痛、肿胀、注射部位发红。此外,患者依从性很好,因为无需频繁注射、无副作用。UPMC偏头痛专家Kaniecki及其同事发现,这些单抗药物是迄今为止最有效、接受度最高的偏头痛预防性药物。

 

 

将这些革命性的单抗类药物纳入现有治疗方案至关重要。Kaniecki目前正努力与制药公司及保险公司合作,使目标患者群体能够买到这些药物。所有单抗类药物价格均高于治疗偏头痛的非专门药物,但定价时参照其他单抗类药物进行了合理定价,每个月大约575美金。这些药物无需滴定测试,甚至无需停用其他偏头痛药物就可以开始使用。如果抗体类药物有效,那么患者和医生可以开始测试之前服用的哪些药物可以停用。由于长期抑制降钙素基因相关肽信号的风险、孕期服用是否安全等重要问题尚不清楚,所以用药的患者必须接受密切观察。服用标准偏头痛药物的患者若是疗效不错、且用药依从性良好,副作用少,则无需换用单抗类药物。

 

 

UPMC头痛科是全美最忙科室之一,有大量电子病历。每月在该院就诊的1200名患者中约9成都有过偏头痛。单抗类药物广泛应用于临床还不足一年,但在UPMC这样的医院,6个月的临床经验是其他任何略微清闲的机构所无法比拟的。Kjaniecki医生及同事希望比较这些降钙素基因相关肽靶向抗体药物,最终深入探索“因人施药”,为每位患者匹配最适合自己的药物。他们已经让几百名患者分别使用了erenumab、fremanezumab、 galcanezumab和 eptinezumab四种药物。用药患者数量达几千之后,比较结果就见分晓了。Kaniecki医生也在慢性偏头痛患者人群中开展单抗药物有效性研究,但因止痛药使用过度(每月止痛药使用天数超过10天)而产生头痛的患者被排除在外。这类患者照顾起来极具挑战性,多数这类药物的临床实验都会排除他们。

 

以降钙素基因相关肽神经通路为靶标的急性偏头痛治疗方案(而非偏头痛预防性方案)也是研究的重要领域。尽管曲坦类药物是饱受认可的急性偏头痛标准治疗药物,但它们会引发血管类并发症,如心脏病和中风。而单抗类药物则没有这一禁忌,因而偏头痛专家希望这些新药能够为急性偏头痛患者带来福音。

 

这些专门进行偏头痛预防治疗的药物副作用小,应用范围广,它们的诞生标志着偏头痛治疗领域取得了革命性进步。

 

Kaniecki医生表示,“有些患者尝试了很多种药物,仍未能痊愈,看到他们用了这些新药后日渐好转,我真的很欣慰。它们就是破局的关键。”

本文为该机构原创,版权归属于原机构。如需转载请及时联系(邮箱:chensimiao@hmkx.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