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010-82736610-8887 健康界网站

晚期前列腺癌的靶向治疗

纽约-长老会医院 2019-06-13
靶向治疗前列腺癌的放射剂量越高,疗效反而更好?靶向放射性同位素疗法能在不损害健康细胞的情况下,准确杀死癌性肿瘤,提高患者存活率。

一种新的高科技治疗方法可能会改变纽约-长老会患者与这种疾病抗争的几率。

 

 

尽管这种前列腺癌十分常见,但很多人却没有意识到它的严重性。根据美国癌症协会(American Cancer Society, ACS)的数据,前列腺癌是第三种最常见的癌症,在2016年导致近27000名男性死亡。

 

虽然大多数被诊断出患有前列腺癌的人并没有死于前列腺癌——290万患有前列腺癌的人今天还活着——但如果癌细胞扩散,长期存活的机会就会大幅下降。

 

纽约-长老会医院/威尔康奈尔医学中心(NewYork-Presbyterian / Weill Cornell Medical Center)通过临床试验发明了一种新疗法——靶向放射性同位素疗法。新疗法的出现可能改善上述情况。它能在不伤害其他细胞的前提下,通过精确靶向定位杀死前列腺癌性肿瘤。对于那些不宜手术或放射治疗的男性患者而言,包括患有侵袭性肿瘤的男性,此种疗法不失为一种好选择。

 

斯科特·田川(Scott Tagawa)医生说:“我们之前还没治愈过患有转移性前列腺癌的男性,但现在可以利用这种新疗法来帮助那些以前无法治愈的患者。”斯科特·田川(Scott Tagawa)医生是纽约-长老会医院/威尔康奈尔医学中心的副主任医师、临床医学和泌尿学副教授、威尔康奈尔医学院泌尿生殖肿瘤研究项目的医学主任。

 

“有很多高风险的病例,手术或放射治疗均无法治愈,”他解释说。“而这种治疗能够追踪并杀死前列腺外的无赖细胞,配合手术或放射疗法还能提高治愈率。我对未来感到充满了希望。”

 

前列腺癌为何如此独特

 

前列腺肿瘤以前列腺特异性膜抗原(prostate-specific membrane antigen, PSMA)为特征,此抗原是一种附着于癌细胞表面的蛋白质。

 

“前列腺癌是世界上极少数癌症之一,它的抗原会附着在癌细胞上,且基本不存在于身体其他部位,”田川医生说。

 

这一点很重要,因为这意味着PSMA可以作为前列腺癌细胞的标记——一个红色大“X”标记了这个位置。正如田川医生所说,这些“X”基本上在细胞的侧面上,为抗PSMA抗体提供了理想的靶点,或者提供作为“载体”的小分子,用于识别和结合PSMA。如此一来,抗PSMA抗体就能与前列腺癌细胞上的PSMA完美契合。

 

“这些信使抗体……可以携带我们想放在它们身上的任何东西,无论是小的放射性粒子还是化疗药物,”田川医生说。“我们将抗体注射到患者的血液中,然后直接进入癌细胞的PSMA,杀死肿瘤而不伤害前列腺或身体其他部位的健康细胞。”

 

寻找并杀死潜在的肿瘤

 

然而,先有诊断才有治疗。这种靶向放射性同位素疗法也同样为更精确的诊断带来了新希望。

 

“经常发生的是,虽然患者的前列腺特异抗原 (prostate-specific membrane antigen, PSA)比值上升,但我们在磁共振成像(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MRI)或正电子发射型计算机断层显像(Positron Emission Computed Tomography, PET)扫描中却看不到任何异常。”田川医生说。(PSA是由前列腺制成的蛋白质;血液检测中高PSA比值可能预示着癌症。)

 

他解释说,通过PSMA成像,将放射性示踪剂连接到抗PSMA抗体或小分子上,医生就可以“看到”潜藏在癌细胞上的PSMA。而这些潜藏的PSMA这正是导致PSA比值升高的原因。

 

“通过这种新疗法,我们可以帮助曾经无法治愈的患者。”

 

-斯科特·田川博士

 

“PSMA成像使我们可以看见以前看不见的东西。”田川医生说。

 

另外,这种成像还可以用来精确定位更具侵袭性的肿瘤,从而进行相应的治疗,这还是归功于PSMA。

 

“对于更具侵袭性的肿瘤以及那些已经扩散到前列腺外的肿瘤,PSMA的单细胞比例往往更高,”田川医生说。“我们可以利用PSMA成像技术在患者体内发现这些‘热点’”。

 

扫描中出现的热点越多,癌症就可能越具侵略性。这样的知识对于那些对治疗持观望态度的患者尤其重要,他们往往仅接受定期检测,而非放射或化疗,而这些热点就像一个预警系统,提醒患者需要采取更强而有力的治疗。

 

新疗法杀死的是肿瘤而非患者

 

更强而有力的治疗通常意味着高剂量的放射或化疗。但事实上,纽约-长老会医院和其他癌症中心的一系列研究表明,治疗前列腺癌的放射剂量越高,反应越好,患者存活时间越长。

 

“前列腺对无线电敏感。大多数接受放射的男性都会痊愈,“田川医生说。

 

然而,在一些男性中,癌症持续加重并扩散到整个前列腺及其他地方。这种情况下,他们需要更高剂量的放射。然而,如果靶向定位不够精准的话,高剂量的放射将可能会损害身体的其他部位。纽约-长老会医院和威尔康奈尔医学中心医生对此采取了一种新策略:将放射性同位素与结合PSMA的小分子结合起来。这种疗法可以使医生对带有PSMA标记的癌症进行精准靶向定位,并最大限度地减少对健康器官和组织的损伤。

 

 

2019年1月,田川医生及其团队开始进行试验,在放射治疗中给患者注射这种精准靶向抗体。把镥-177的放射性粒子附着在617的小分子上,一颗能够定位PSMA的“导弹”就此诞生。然后将这颗“导弹”注入患有转移性前列腺癌的男性患者的血液中。取得阶段疗效的患者群体将继续接受更高剂量的注射以取得更好的疗效。

 

“我们将继续进行实验,直到发现任何明显的副作用,”田川医生说。“从理论上讲,我们甚至可以尝试将放射和药物联系起来。”

 

有些人将这种高科技癌症治疗称为“个性化治疗”。但田川医生更喜欢称之为“精准治疗”。

 

“在某种程度上,这将是最具肿瘤靶向特色的治疗方法,它仅仅针对于PSMA,”田川医生说。“关于治疗前列腺癌的一点易处在于,它几乎是身体中唯一含有大量PSMA的部位。”

 

更妙的是,田川医生表示,从理论上讲,使用抗PSMA载体和对PSMA敏感的放射性同位素来寻找并杀死肿瘤细胞适用于90%的患者。

 

“只要我们能够对肿瘤投入足够高的放射剂量,细胞就会死亡,我们可以避开身体的其他部分,”他解释道。“这将惠及全球许多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