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010-82736610-8887 健康界网站

虎父无犬子,医学世家背后的故事

纽约-长老会医院 2019-06-13
儿子和父亲一起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本文带你走进医学世家——罗伊家族。

儿子和父亲一起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本文带你走进医学世家——罗伊家族。

 

在纽约-长老会医院(NewYork-Presbyterian Hospital),骨科医生对医学的热爱流淌在家族的血脉之中。

 

本·罗伊第一次进入医学院时,他还是个穿着纸尿裤的小屁孩,跟着父亲一起听课。现在,父子俩依然会一起出入医院,不同的是,这对父子兵已经可以一起在手术室里并肩工作了。

 

父亲大卫·罗伊医生已经是纽约-长老会摩根斯坦利儿童医院(NewYork-Presbyterian Morgan Stanley Children’s Hospital)儿科骨科矫形外科主任了,他回忆道,“本·罗伊很小的时候就和我在医院里来回穿梭,所以他有很多关于医院的早期经验,也见过许多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但这些早期经验并没有立即激励本·罗伊成为一名医生,更别说将来和父亲一起并肩工作了。他只记得,那时父亲每天都要工作很长时间,一回家就睡着了,想让父亲陪他玩耍,就努力扒开父亲的眼睛。

 

直到本上大学时,本·罗伊才萌生了继承家族事业的想法。那时他在一旁观察父亲完成了一场复杂的脊柱手术,于是决定追随父亲的脚步,将来也进入手术室工作。

 

“如果我没有观察那次手术,可能就不会进入医药行业了。”本回忆道。“这是一件很酷的事情——能够看到病人身体的内部构造,看到他们跳动的心脏和扩张的肺部,还能看到父亲矫正一根弯曲的脊柱。”

 

和儿子不同的是,父亲大卫从小就有当医生的想法,起因是小时候的一次感染住院。

 

他解释道:“五年级时我得了一场重病。当时我们住在日本,我感染了链球菌,得了肾小球肾炎。那时这个病还比较严重。当时的我还很小,十分脆弱,非常钦佩那些给我治疗的医生。那是我第一次有了成为一名医生的想法。”

 

于是后来他决定去读医学院。

 

 

开拓自身道路

 

20岁时,大卫结婚。1967年,他自愿入伍。随后,他进入军官候选人学校,在1969年之前一直担任陆军工程兵团连长,被派到国外。

 

在国外的这段时间,他最好的朋友是一名医生。每当自己手下的士兵受伤时,他都会在旁边认真学习这位朋友的治疗方式。从部队退役并从大学毕业之后,大卫于1971年开始上医学院,几个月后他的大儿子本出生了。

 

本在曼哈顿长大,他很喜欢爸爸带他去医院,观察实验室里的老鼠。本还是一名学生的时候热爱科学,特别是化学和物理,并考虑在其中一个领域从事专业工作。大卫的妻子卡罗尔·罗伊也是一名医生,但夫妻二人从未强迫他们的孩子学医,他们不在乎孩子们将来做什么工作,只要做“重要的事,值得做的事,有回报的事”就好。

 

“我帮助他就像他帮助我一样多。”

—— 本·罗伊医生在谈到他的父亲大卫·罗伊医生时说道

 

发展家族事业

 

如今,47岁的本和71岁的大卫经常并肩工作,在纽约-长老会摩根斯坦利儿童医院做儿科骨科医生。尽管本最初不愿意成为一名外科医生,但他现在想象不出自己还能做什么。

 

本说:“我的父亲是一个坚强且令人钦佩的人。他总能推动工作向前发展,而我也想继承这种优良传统。”

 

医学传统流淌在罗伊家族的血脉当中——本是家族第四代医生,但事实上家族成员对骨科的兴趣始于大卫的岳父杰克·莱文医生。他是位于布鲁克林的布鲁克代尔医院中心(Brookdale Hospital Center)的骨科主任。而本就成为了家族第三代骨科医生。

 

大卫很喜欢参观杰克的诊所,和他一起讨论工作。那时大卫正在寻找一个副业,从这些接触中他发现自己很喜欢和孩子们一起工作。

 

他说:“着眼全局对我而言是一项挑战,我喜欢这项挑战。如果我有一个两岁大的孩子,他跌跌撞撞地朝我走来,话也说不清楚,而我也是第一次为人父母,那我必须全心全意地照看孩子的一举一动。我认为,儿科骨科是唯一一种学术性的骨科专业,让我能够看到病人的全貌。”

 

到目前为止,大卫和本已经合作过100多次。本开始在纽约-长老会摩根斯坦利工作之前,他曾在一家与之竞争的医院做儿科骨科医生。虽然这两家医院处于竞争状态,但这并不能阻止他的父亲在处理复杂病例时伸出援手。

 

本认为:“在我来到纽约-长老会医院之前,从来没有遇到过像我父亲这样如此有经验的同事。父亲在我工作的医院有探访特权,他可以和我一起完成手术,这很酷。父亲在我身边时,我总能放松下来,并且充满信心。”

 

而父亲大卫也有类似的感受。大卫说本在手术室总是表现出“惊人的冷静和称职”。现在他们在同一家医院工作,每个月父子二人至少合作一次,有时两次。

 

当他们一起在手术室工作时,大卫和本甚至喜欢同样的背景音乐。

 

大卫说:“我听另类摇滚和金属乐,比如金属乐队(Metallica)和九寸钉乐队(Nine Inch Nails),还有一些古典音乐,而本也喜欢这些。”当人们问到父子俩怎么会有如此类相似的音乐品味时,本回答说:“我还是一名实习医生的时候,就经常给父亲买一些他喜欢听的唱片。”

 

“他很时髦。”本谈到他的父亲时说,“无论哪方面他都很潮。他不断改变,也乐于改变。除了大脑,他几乎什么都吃。他在新西兰体验了蹦极,喜欢听最新的流行音乐,甚至他比我还时髦。”

 

手术室外,大卫和本也很乐意一起讨论每个病例。

 

“我帮助他和他帮助我一样多。”本这样说道,他的父亲也同意这一点。大卫回忆起最近一起涉及髌骨(膝盖骨)骨折的案例,他让本进来看一下X光片,听听他的想法。当时在场的还有两位备受尊敬的儿科骨科医生——乔舒亚·海曼医生(Dr. Joshua Hyman)和迈克尔·维塔莱医生(Dr. Michael Vitale)。本离开房间后,其中一位医生问大卫:“你会听取你儿子的建议吗?”

 

“是的。他可是个聪明的孩子。”大卫答道。

 

罗伊家族对科学和医学事业的执著追求不仅仅体现在大卫和本身上。大卫和卡罗尔的六个孩子当中,两个是医生,一个是兽医,一个是天体物理学家,一个是建筑师,而最小的孩子刚刚拿到了录像学硕士学位。本有三个孩子,其中大女儿不想从事医药行业,但他的两个儿子并不排斥医学,这意味着可能会有新一代的罗伊骨科医生。

 

“现在讨论这个话题还有点早。”大卫谈到本的孩子们时说道,“但我很确信这两个孩子将来会成为骨科医生。”

 

大卫·罗伊博士是纽约-长老会摩根斯坦利儿童医院的儿科矫形外科主任,也是哥伦比亚大学瓦格洛斯医师和外科医生学院的圣吉尔斯儿科矫形外科教授。

 

本·罗伊博士是纽约-长老会摩根斯坦利儿童医院的一名儿科矫形外科医生,同时也是哥伦比亚大学瓦格洛斯外科医师学院的一名矫形外科助理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