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010-82736610-8887 健康界网站

用机器人下达“死亡通知书” 医疗中的人情味儿在哪?

健康界 2019-03-19
科技的发展是否必须牺牲人性?

78岁的欧内斯特·昆塔纳(Ernest Quintana)患有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日前,他在加州凯撒医疗中心(Kaiser Permanente Fremont Medical Center)住院时,一个视频机器人进入了病房。

 

这个机器人带来的,是昆塔纳的“死亡通知书”。

 

当时,昆塔纳的孙女安娜莉萨·威尔哈姆(Annalisia Wilharm)正在医院陪护。她说:“我看到门口有个机器人。医生通过该机器人告诉我们,祖父的磁共振成像结果显示肺衰竭,已经无法救治。听到这个消息,我很害怕,但我强忍着没有哭,因为当时只有我们俩。”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昆塔纳收到了一生中最糟糕的消息,而且结婚58年的妻子也不在身边。威尔哈姆赶紧打电话给妈妈和奶奶,让她们赶到医院来。她还在Facebook上发了一张与医生视频通话的照片,并写道:“这对我们来说太可怕了!”

 

据报道,昆塔纳的妻子赶到现场后,指责了该医疗中心的做法,而昆塔纳也在视频通话两天后去世。

 

他们的朋友朱丽安·斯潘格勒(Julianne Spangler)也在Facebook上写道:“我们不能接受这种‘新规定’或‘标准操作程序’。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患者非常需要关怀。每一次挣扎,每一刻快乐,每一滴眼泪最后只被缩减为一个视频画面来宣布死亡,这让人难以接受。”

 

3月10日,凯撒医疗中心的高级副总裁米歇尔·加斯基尔·汉姆斯(Michelle Gaskill-Hames)发表声明,向昆塔纳的亲友致哀:“对于昆塔纳的离去,我们致以诚挚的哀悼。很遗憾未能达到病患家属的期望,但我们并没有通过机器人来进行医学讨论和宣布最终的诊断。当天,医疗人员先到病房来确认过这名病患的情况后,才进行视频通话。我们也会借此机会反思,提高远程医疗的体验。”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汉姆斯在声明中表示:“昆塔纳入院以来,我们已经与他本人探讨了疾病的诊断和预后,医生和护士也定期与患者及家属当面交代病情。为了进行专家紧急夜间咨询,我们使用视频进行了现场对话。视频通话时有医护人员在场,这是我们的标准做法。视频通话可以让小医院里的患者得到更多的专家指导,提高医院护理水平,也让患者有更多专家咨询的机会。”

 

斯坦福大学生物医学伦理中心主任大卫·马格努斯(David Magnus)称,视频通话并不是患者和家属愤怒的唯一原因。这反映了医学上常见的一个问题,即如何宣布坏消息,尤其是在患者生命行将结束时。虽然他并不了解昆塔纳的具体护理细节,但他表示,当患者身体状况不佳时,医护人员应确保家属清楚每一步医疗工作。

 

宣布坏消息之前,更要询问患者,是否已准备好接受这个消息,以及最亲近的家属是否在场。如果必须通过视频来宣布消息,也应该提前跟家属解释清楚,这样他们就不会被突如其来的消息吓到,也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马格努斯表示,和当面宣布坏消息一样,通过视频通话告知坏消息,也有人做得好,有人做不好。只不过远程通话,更难让这个过程有人情味。通过远程医疗传递坏消息没有错,也许是沟通过程中哪些重要的方面没做好。如何让远程医疗具备人情味,这是一个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