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010-82736610-8887 健康界网站

斯坦福大学:患者治疗效果真的是医生“一句话”的事!

健康界 2019-02-26
是直言不讳还是“善意的谎言”?

有人说,若医生拿捏地好,他们对患者说的话就是良药。这说明,医生的话语对患者的作用可能比想象中更强大。

 

医生的“良言”会减轻患者的症状

 

医生很简单的“所作所为所说”都会影响患者的治疗结果,即使是一句简单的保证的话。

 

斯坦福大学心理学系最近进行了一项研究,研究小组招募了76名参与者接受皮肤点刺试验。皮肤点刺试验是常用的过敏原诊断方法。研究者用组胺刺激参与者的前臂,使手臂皮肤发痒和发红。

 

然后,让一名医生检查参与者的过敏反应。医生在检查其中一些参与者时并没有说太多话。而对另外一些参与者,医生说了一些鼓励的话。他告诉他们:“从现在开始,你的过敏反应会慢慢减弱,皮疹和刺激就会消失。”事实证明,那些听到医生这句保证的参与者说他们的过敏反应没那么痒。医生也没有给参与者提供任何药物,单凭一句话,患者的症状就得到了缓解。

 

医生的“良言”会影响药物的功效

 

医生的话语本身对患者作用就很大,但是更重要的还是怎么说出来。

 

斯坦福大学进行的另一项研究中评估了医生使用相同的词语,但表现出不同的热情和能力对患者产生的影响。同样,患者再次接受组胺皮肤点刺。参与试验的患者自由分配成两个组,两名医生也都受过训练,他们以两种截然不同的方式行事。

 

一个小组遇到的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医生:既热情又干练,还用称呼了患者姓名,而不是用号码,时刻保持微笑,和患者聊天并进行眼神交流。这名医生的办公室一尘不染,言语清楚,且非常自信,最后顺利完成了所有医疗流程。

 

然而,另一组患者遇到的医生在整个试验过程中像“粘”在了电脑屏幕上,没有费心进行自我介绍,单纯为了收集信息而向患者提问。办公室凌乱不堪,话语中充满了不确定。

 

两组医生都给了患者一种精油,并称这是一种抗组胺药,可以减少过敏反应和瘙痒。这种精油只是无味的洗手液:安慰剂。

 

大量研究文献可以证明这种安慰剂的效果,即使没有任何活性成分,这种精油也应该减少过敏反应。但是斯坦福大学的研究却发现,只有当医生表现得暖心和表现出自己的能力时,安慰剂精油才能减少患者的过敏反应。如果医生表现较为冷漠且不太专业时,安慰剂精油并没有效果。

 

所有这些研究表明,不与患者互动的医生可能会破坏患者的治疗,医生的用词以及话语对患者的治疗至关重要,会严重影响患者的心理。

 

人人都谈癌色变,既然医生的话这么重要,如果患者被诊断出了癌症,医生该不该对患者说实情呢?不说是不是会减轻患者的心理负担?

 

医生不应再对患者说“癌症”?

 

来自旧金山卡罗尔法伯乳房健康中心(Carol Franc Buck Breast Care Center)肿瘤科医生Laura Esserman力荐将超低风险的癌症重新命名为“无痛(病变)”,以减轻患者对癌症的焦虑,并说“癌症”两个字容易产生“恐惧”。如果患者得的只是生长缓慢的肿瘤,而且死亡风险非常低的话,对患者说“癌症”二字只会产生“不必要的心理创伤”。

 

Esserman在《英国医学杂志》(BMJ)上写道:“没有任何诊断会像‘癌症’一样引起这么普遍的恐惧”。此处的“诊断”包括在20年内扩散风险低于5%的肿瘤到可能仅12个月就致命的所有疾病。Esserman说,很显然,无痛或很少转移的病症不是临床上定义的“癌症”。

 

她举例称,“超低风险前列腺癌”(ultralow risk prostate cancer),如果肿瘤没有扩散,98%的患者在诊断后可以活10年。她还认为,改进的癌症筛查技术意味着能确定更多的早期癌症。

 

再举例而言,原位导管癌(DCIS)——乳腺导管内膜中出现癌细胞,即乳腺癌0期,占通过筛查检测到的所有肿瘤的25%,但“很少会致命”。那些被送往手术室的患者,却一生都处于焦虑中。

 

因此,Esserman说,低级和中级DCIS可以被重新归类为“上皮源无痛性病变”,而不是“癌症”。重新命名或归类超低风险肿瘤可以让患者免于“被诊断出癌症产生的不必要的身体和心理创伤,以及对癌症复发或治疗副作用的恐惧”。

 

她认为,与其立即选择治疗,不如鼓励患者“主动监测”尚未扩散的肿瘤。这种方法可能特别有益于前列腺癌患者,这种肿瘤通常生长缓慢且扩散的可能性比较低。虽然很多人不愿遭受勃起功能障碍和尿失禁的治疗副作用,但“一旦医生告知他们患有癌症,就很难鼓励他们等待并进一步观察”。

 

尽管Esserman的观点确有其道理,但卡迪夫大学(Cardiff University)的组织病理学顾问Murali Varma认为“去除癌症标签”会增加患者治疗不足的风险。而且活检只提供了“采样的极小部分”信息。

 

重命名癌症也可能导致更严重的患者焦虑。Varma举例说,有人建议将一些低风险的甲状腺癌重新归类为“不确定的恶性潜在”肿瘤。“然而,这个术语可能被误解为病理学家不确定这种肿瘤是良性还是致命的。”

 

他还补充说,主动监测仍然要求患者定期检查,这本身也是神经紧张。

 

Varma呼吁提高公众对不同癌症诊断意义的认识。他说:“如果公众受过良好教育,知道良性肿瘤是风险非常低而不是一点风险都没有,那么就可以避免产生焦虑。”

 

卡罗尔法伯乳房健康中心另一位医生也持反对意见——“轻视”癌症可能会置患癌者于治疗不足的风险中,而且也“不可能”准确预测死亡风险低的肿瘤会如何发展。

 

凌武娟(编译)

参考资料:

1. New York Times: Can a Nice Doctor Make Treatments More Effective?

2. Dialy Mail: Doctors should stop using the word cancer: Low-risk tumours should be renamed 'indolent' because the c-word traumatises patients, leading expert sa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