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010-82736610-8887 健康界网站

美国管理外籍医生的策略

健康界 2019-02-12
越来越多的外籍医生在我国获得执业许可证,如何管理好和用好“外籍医生”这个群体?不妨看看美国的做法。

早在2008年,就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外籍医生,获得在华执业许可证”的新闻了。对于这一类特殊的医生群体,应该如何加以管理呢?在美国,国际医学毕业生对该国的医疗做出了不小的贡献。美国学者就如何帮助他们更好的工作进行了研究。

美国辛辛那提大学学者Milton Kramer将研究成果发表在科研出版社《Open Journal of Psychiatry》(精神病学期刊)2014年10月刊上。美国医疗将要面临医生极度缺乏的情况。到2020年为止,这个缺口为90000位医生;到2025年为止,这个缺口将达到200000位医生。在2000年,大约有45000名精神病医生,还需要34700位精神病医生,才能满足总人口为3.1亿时的最佳比例。医生的短缺只能通过增加挂职培训的数量,允许国际医学毕业生(IMGs)进入美国来解决。

 

为了解决这个人力需求,需要增加进入医疗制度,特别是精神病科的IMGs。这些IMGs在精神病科扮演了独特的角色。他们既是受训者,也是从业人员,服务于那些没有得到良好服务的人群,包括特定的移民人口,还有那些贫穷的、患有精神疾病的、年迈的患者。他们在美国精神科医生中的比例越来越大。IMGs的医疗工作质量也让人满意。

 

值得注意的是,差不多精神病学上所有主要创新,都不是美国人的功劳。Ramon y Cajal,一个西班牙人,描述了中枢神经系统的网络本质;惊厥疗法是由一个叫Meduna的匈牙利人,以及两个意大利人Cerletti和Bini首次描述出来的;精神药理学是Denniker和Delay在法国创立的…美国精神病学的发展,可谓是各国医学人才共同推动的。

 

培训这些有不同文化背景的医生,需要了解他们的文化。例如学者谈到,IMGs中有41%来自亚洲。亚洲文化讲究家庭的延展性,与美国的个人主义产生了冲突。亚州文化是“我们自己”(We-self)而不是“我自己”(I-Self)。因此,IMGs的学习需求应该个性化。

 

美国医学院毕业生(USMGs)与IMGs有着许多的共同点。这两个群体都完成了医学院的学习,才智强于一般人,不屈不挠,拥有雄心壮志。渴望施展抱负。

 

但IMGs作为移民,面临着一系列个人问题,如感到孤单和被社会孤立,社会地位下降、自尊心受到打击,担心被留在背后的家庭等等。IMGs母国的文化中,父母的角色、亲子关系与美国本土不同,性别角色和内在性别行为也有所不同。这种差异会带来压力,小编想,也会带来不同的医患关系吧。就比如,患者的病情是否该如实通知患者?

 

此外,需要老师为IMGs提供更多的病人交流的示范、实践,IMGs需要在别人的帮助下,消除自己的口音(避免沟通失误?)。医学院老师应增加IMGs的社会实践机会,并在联合项目中担任导师工作。

 

学者强调了训练和培养国际医学毕业生(IMGs)的重要性。这些学生背井离乡来到美国,迫切需要从医术上的指导,到文化上的包容、理解。

​刘静竹(编译)

(原文标题:OJPsych:解析美国外籍医生的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