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010-82736610-8887 健康界网站

美国急诊室放大招:对阿片类镇痛药“说不”

健康界 2019-02-12
阿片类镇痛药一直是急诊科的“宠儿”,但医院正努力将其“打入冷宫”。是什么动摇了它的地位?又有哪些疗法能取而代之?

布伦达·皮兹(Brenda Pitts)一直饱受肩膀旧伤折磨,从脖子到胳膊肘都疼痛难忍。其实这种情况只需一片羟考酮(一种阿片类止痛药)就能缓解,但圣约瑟夫区域医疗中心的阿丽克西斯·拉彼德拉(Alexis LaPietra)医生不愿开这种药,因为它会产生便秘、眩晕、药物上瘾等副作用。医生决定采用新的镇痛方式:麻卡因(一种非阿片类麻醉镇痛药)痛点注射,很快皮兹太太就感到舒服多了,连拥抱这种大幅度动作都能做。

从2016年1月4日起,圣约瑟夫区域医疗中心(St Joseph’s Regional Medical Center)急诊科不再将阿片类药物作为首选,而是用非麻醉药物注射疗法、超声引导神经阻滞疗法、笑气疗法、竖琴疗法等代替。

 

阿片类镇痛药危害多

 

疼痛是多数患者看急诊的主要原因,虽然阿片类药物对治疗剧痛有显著疗效,但是它同时也是很多人药物和海洛因成瘾的开端。预计今年圣约瑟夫医疗中心急诊科将接诊17万患者,可想而知,病房、走廊会经常充斥着因疼痛而发出的尖叫、呻吟声。

 

25岁的约翰·斯基拉尔迪(John Schiraldi)便是一个受害者。两年前他使用过羟考酮,失业后由于负担不起该药物,只好去买更便宜的阿片类药物--海洛因,从而成瘾。这次肾结石发作,医生则采用利多卡因痛点注射方式为他止痛,这样的非阿片类药物替代品不会勾起他的毒瘾,让正在戒毒的他轻松不少。

 

2013年的联邦调查显示,全美每天有将近1150人因处方阿片类药物诱发的疾病看急诊。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Th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CDC)的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有10574例海洛因中毒死亡事件、14838例处方阿片类药物死亡事件。

 

取缔阿片类药物重点在于扭转医生和患者的执念

 

全美各地的急诊科都在努力取缔阿片类药物,不过圣约瑟夫医疗中心一直走在前沿。取缔阿片类止痛药最大的挑战并不是教授医生、护士新的医学方案,而是如何改变医生和患者对阿片类药物的执念:阿片类药物是最快、最有效的镇痛方法。

 

多数医生认为,能迅速止痛的羟考酮、维柯丁、静脉注射吗啡因、盐酸二氢吗啡酮等阿片类药物不能被完全取缔,因为它们对严重骨折、重度烧伤、恶性镰状细胞危象等剧痛病症有显著疗效。而患者也会产生误解:既然是医生给的,那么它就是正确的止痛方式。

 

为了扭转这种观念,圣约瑟夫医疗中心急诊科主任马克·罗森博格医生(Mark Rosenberg)进行了一系列探索,例如公费派遣医生到其他医院学习疼痛管理、为医务人员开展相关培训、要求医院药房储存替代药物等。到目前为止,其努力已见成效。不到5个月的时间,该院急诊科的阿片类药物使用量已经减少了38%,且已使用非阿片类药物治疗方案的500名剧痛患者,治疗成功率达75%。现在很多医生已经接受了非阿片类药物止痛方式,想到患者有可能因此毒品上瘾,他们也会心生不安。

 

相比之下,转变患者的观念就没这么容易,有些疼痛患者一走进诊室就对医生说:“我觉得我可能需要博考赛特。”这时候如果医生很忙,没有时间解释的话很可能就会给患者开这样的处方。但是布鲁克林迈蒙尼德医疗中心急诊医生Sergey Motov说:“我们需要与患者交谈,了解他们的病情,并跟他们解释:‘如果可以不用阿片类药物就能止痛,是否愿意尝试?’”圣约瑟夫医疗中心的医护人员也在尝试改变与患者沟通的方式,让他们知晓虽然阿片类药物止痛效果很好,但是代价太高。

 

精神疗法镇痛有奇效

 

疼痛的原因复杂且因人而异,有生理的原因,也有心理的。除了使用替代药品之外,圣约瑟夫医疗中心也在尝试一些医学院没教过的精神疗法,如针灸、音乐疗法、“般尼克疗愈法”(利用空气及大地里的气能量为患者发气,从而达到治疗效果)等。

 

艾迪·艾尔肯(Edie Elkan)就经常抱着沉重的“治愈竖琴”在老年人急诊科大厅“巡回演奏”,患者也会纷纷邀请他到自己病房。艾迪·艾尔肯表演时,大家听得非常专注,宁静祥和的音符甚至淹没了急诊科的嘈杂喧闹。有时,疼痛与人们心中的恐惧有关,“般尼克疗愈法”就是通过抚慰、深呼吸等方式帮助患者放松,从而达到减轻疼痛的目的。

 

李敬敬/编译

原文标题:An E.R. Kicks the Habitof Opioids for Pain

原文作者:JAN HOFFMAN